当前位置 电影网 济南晚上放松的地方
温馨提示:请稍等10秒左右,如果不能播放请点击首页,然后搜索视频重试!

剧情简介

济南晚上放松的地方,哈尔滨学院路足疗吧眼睛上蒙着黑绸的墨沉域依然淡定地坐在原地,该吃吃,该喝喝。

对苏晚晚的表演视而不见。

苏晚晚脱掉了身上的外套,又开始脱裙子,露出油腻腻的身材。

墨沉域黑绸下的眸中闪过一丝的厌恶。

但他知道她想做什么,便故意不开口,不打断她。

只穿着內衣內裤的苏晚晚站在地上看了墨沉域一会儿。

这男人真帅。

真是便宜了苏小柠那个丫头了!

如果她早点认识这个男人的话,别说他是瞎子了,就算他残疾到双腿不能动,她也愿意啊!

她虽然表面上和她爸爸一起嘲笑苏小柠嫁的不好,但是实际上,她心里羡慕地不得了!

深呼了一口气,她轻手轻脚地走到了墨沉域的身边。

最终,她把心一横,扯过墨沉域的手就往自己的胸脯上放,然后扯着嗓子喊了起来,“来人啊!救命啊!非礼了!”

苏晚晚的嗓门很大,一嗓子出来,整个院子的人都听到了。

村长急急忙忙带着几个人冲了进去。

苏小柠正在给几个大娘端菜。

林娟瞥了一眼,出事的方向刚好是苏小柠和墨沉域住的屋子!

她连忙过来拉过苏小柠,“你快去看看,别是墨少爷出什么事儿了!”

苏小柠放下东西匆忙往屋子里面赶。

她挤进去的时候,一群人正围着墨沉域。

苏晚晚没穿衣服,眼泪一把鼻涕一把地坐在地上哭,“他非礼我……”

说着,她指了指身上的红印子,“你看,这就是他刚刚亲我,亲出来的吻痕!”

“我嫌外面太凉了就进屋坐一会儿,我也不知道这是他的房间……谁知道他直接就把我按在炕上,开始对我……呜呜呜——”

苏晚晚哭得那叫一个委屈,“我本来是抱着一颗热心过来给小柠道歉的,今天白天的事情实在是不应该。”

“谁知道苏小柠的老公居然对我有这样的心思……呜呜呜……”

苏小柠冲上去,护在墨沉域前面,“你胡说!我老公不是这种人!”

村长皱了眉,淡淡地叹了口气,“晚晚,你再好好想想,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我也不觉得小柠的老公是这样的人。”

“是不是你进来的时候没说你是谁,他把你当成小柠了?”

墨沉域微微地眯了眸。

村长这话说得巧妙。

表面上看来,是在为他开脱,让苏晚晚想想,这到底是不是一个误会。

但是他这么一说,就等于认定了,他就是对苏晚晚做了不该做的事情,连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

原来这村长表面公正,内里还是藏了私心的。

“没有,他知道是我!”

苏晚晚吸了吸鼻子,扯过一旁的衣服套上,然后开始抹眼泪,“我刚刚还挣扎呢,我告诉他我不是苏小柠,他说他知道是我才这么做的。”

“你胡说!”

苏小柠牢牢地将墨沉域护在身后,“我老公不是这样的人,他也不会对你做这样的事!”

苏建明翻了个白眼,“你和这瞎子结婚才一个多月,你怎么知道他到底什么人?万一就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呢?”

说着,他还斜了一眼苏少坤,“你家这丫头太单纯了,傻乎乎的,被人骗了还在被人数钱呢!”

苏少坤脸色一白,抬眼看了一眼墨沉域,“墨少爷,你说说,到底什么情况?”

“让他说什么呀?”

苏晚晚鼻涕一把泪一把地坐在地上哭,“他肯定不会承认,肯定会说我撒谎!”

村长沉吟了一会儿,无奈地叹了口气,“这倒也是……谁会承认自己做了不该做的事情呢?”

周围的人议论纷纷。

苏小柠的双手在身侧死死地捏成了拳头。

墨沉域怎么会看得上苏晚晚这种女人?

他如果真是那种遇到女人就迈不开腿的,为什么连和她的新婚之夜,他都浅尝辄止?

她咬牙,瞪着苏晚晚,“你撒谎!你骗人!是你诬陷我老公!”

苏晚晚冷笑,用一副看智障的眼神看着苏小柠,“我诬陷?”

“我犯得着用我的清白来诬陷一个瞎子?”

“再说了,我干嘛诬陷他?他一个瞎子,值得我诬陷么?”

苏小柠气得嘴巴鼓鼓地,“你就是诬陷!你故意的!”

她从小嘴拙,不会说骂人的话,气急的时候就更不会,只能恶狠狠地瞪着苏晚晚。

苏晚晚轻笑。

苏小柠还是和原来一样,不堪一击。

她以为她嫁了人之后能多厉害呢?

于是苏晚晚笑了,“苏小柠,我和你可不一样,你把这瞎子当个宝,在我眼里却连根草都比不上。”

苏小柠抿唇,“苏晚晚,你早晚要得报应!”

“我以后得不得报应,我不知道,但是现在啊……”

苏晚晚吸了吸鼻子,继续抹眼泪,转头看着村长,“您说,这怎么办啊……”

“我老公还在牢里,如果他知道了,肯定会想和这个瞎子拼命的。”

“而且……这事传出去,对我名声也不好……”

村长眉头紧锁,转头看了墨沉域一眼,“既然这位苏女婿做错了事,就应该受到惩罚。”

“但是如果报警了,对两位以后的名声都不好,不如我们私了吧。”

墨沉域笑了,低沉的声音十分悦耳,“私了是怎么解决?”

“就是不报警,你们两家商量一下,怎么解决。”

村长虚伪地叹了口气,“还好今天在场的都是平时比较亲的邻居……”

“今晚这事,在场的谁都不许传出去,听到没有!?”

周围的人纷纷应了下来。

墨沉域淡淡地笑了笑,“我想,你们应该已经有解决的方法了吧?”

这话,是对苏晚晚和苏建明说的。

爷两对视一眼,朝着墨沉域伸出一个巴掌,“五十万!”

苏建明趾高气昂,“我女儿的精神损失费,还有……还有名誉损失费,加一起五十万!”

下午的时候,苏建明特地找人研究了一下墨沉域的那辆车,价格都是几百万的。

五十万对他来说小意思!

“你们!”

苏小柠这才明白,他们摆了这么大的一个局,就是为了勒索!

“我老公是不会给你们钱的!”

“那就报警好了,让警察来解决!”

“小柠。”

墨沉域拉住她,继续淡漠地开口,“你们说我非礼了苏晚晚,就要我拿出五十万来作为补偿。”

“如果我拿出证据,证明我没有非礼苏晚晚的话……你们是不是也要拿出五十万来补偿我?”

男人慵懒地伸了个懒腰,“毕竟,被你们这么多人诬陷的滋味,也不怎么好受。”

苏建明整个人顿了顿,转头看了一眼苏晚晚。

苏晚晚也皱了皱眉,证据?

他能有什么证据?

他一个瞎子,什么都看不到,还能有证据?

“行!”

苏建明冷笑一声,“但是你要是拿不出证据来,五十万,一个字儿都不能给我少了!”

Copyright © 2015-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