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电影网 椒江岭上会有什么服务
温馨提示:请稍等10秒左右,如果不能播放请点击首页,然后搜索视频重试!

剧情简介

椒江岭上会有什么服务,天津西青区红灯一条街苏小柠看着墨沉域,眼中的光芒从开始的震惊,到难以置信,最后,变成了狂热的崇拜!

她果然没有看错人!

她老公就是最棒的!

顾不上看这些应聘的人的眼色,苏小柠激动地捧着墨沉域的脸,亲了又亲。

会议室里的气氛格外地安静。

白管家带过来的这些人,其实并不是什么应聘的,而是昨天晚上连夜从国外飞回来的,墨沉域从国外的集团抽调出来的骨干。

这些精英们对墨沉域的印象一直停留在,冷漠,孤傲,不近人情,生人勿近。

所以,当这些精英们一落地见到墨沉域被长着一张娃娃脸的苏小柠捧着脸亲了又亲的样子的时候,精英们的心里的震惊一波接着一波。

“好了。”

墨沉域宠溺地揉了揉苏小柠的脑袋,“这些人足够抵得上刚刚那些人的位置了。”

“我现在要整理他们的资料给他们安排工作,你去给我买杯咖啡?”

苏小柠连忙点头,“好!”

言罢,少女毫无心机地开了门,飞快底地消失在了走廊尽头。

看着她奔跑的时候一晃一晃的马尾辫,男人淡淡地笑了一声。

然后,他转过头,脸上已经没有了面对苏小柠的时候的温柔和淡然。

他冷着眸子看着面前的这些人,“让你们从欧洲回来,可是不是让你们回来吃干饭的。”

他讲一份策划案扔到办公桌上,“看看,没问题的话,近期执行。”

————

苏氏集团大厦的楼下。

一身牛仔白T恤的苏小柠在楼下找了好几家,都没找到手磨的咖啡。

之前苏小柠观察过,墨沉域在家里喝的咖啡,都是白管家特地找人手磨后煮出来的。

所以他一定是不喜欢冲调的咖啡的。

她在马路这边找了一圈没找到手磨的,索性就要过马路去对面找。

但是苏小柠怎么也想不到,光天化日之下,会有人想要置她于死地。

那辆车朝着她驶过来的时候,她正走在马路之间。

前面的红灯还亮着,那辆车不但没有刹车,反倒加了油门,直直地朝着苏小柠撞了过去——

周围响起路人的惊呼声的时候,苏小柠才后知后觉。

可时间根本来不及!

千钧一发之际,有一只手飞快地将她拉到了路边。

但即使那人动作很快,苏小柠的腿,还是蹭到了车子灼热的排烟管。

“谢谢。”

惊魂未定的苏小柠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对拉了她一把的那人道歉。

“不用谢。”

回应她的,是一道少年清朗的声音。

她下意识地抬头。

居然是不言。

苏小柠有些意外。

她对不言的印象一直都不算好,毕竟不言和她第一天见面的时候,就差点要了白渠的命。

所以她一直觉得这个少年是阴郁的,残暴的。

可她没想到,在这么关键的时刻,是这个她一直没有好感的少年,挺身而出救了她。

“谢谢你,不言。”

平复了心情之后,苏小柠再次由衷地对他表示感谢。

“嫂子,不谢!”

不善言辞的少年脸上露出一抹腼腆的笑容,“应该的!”

那辆车已经远了。

不言扶着苏小柠回到了苏氏集团的大厦,把她按在一楼的沙发上坐下。

苏小柠还惦记着墨沉域的咖啡,于是便打电话给了唐一涵,让她过来给他买一杯。

楼上的会议室里。

白管家看着手机里苏小柠受伤的消息,抬眼看了一眼那些听着墨沉域。

此时,那个男人正冷漠地坐在会议室的主位上,气场大开地在给那些人开会。

管家皱了皱眉,转身出门,给秦朝暮打了个电话。

“知道了!”

躺在床上秦朝暮翻了个白眼,抬眼看了一眼还在认真给诊所打扫卫生的易千帆,“苏氏集团大厦一楼有个烫伤病人,你去处理一下。”

电话里面白管家说是苏小柠受伤了,要他亲自过去。

秦朝暮扁了扁唇,以为他会相信?

按照墨沉域对那个小丫头的宠溺程度,如果她受伤了,他的第一反应应该是立刻派车过来接他!

如今墨沉域居然只让管家传达一下,让他过去处理?

秦朝暮有理由相信,其实受伤的,只不过是白管家自己的某个亲密的人。

既然只是管家的朋友,他自然没有必要亲自跑一趟。

让易千帆过去,最合适。

——————

秦朝暮的诊所距离苏小柠所在的苏氏集团的大厦并不远。

苏小柠等了没到十分钟,抱着医药箱的易千帆就匆忙地从一楼的大厅进来。

他的目光在全场逡巡了一圈,最后落在了苏小柠的身上。

刚好苏小柠也在看他。

两个人的目光对视,易千帆皱了皱眉,连忙跑过来。

他撩起苏小柠的裤管,查看小腿上的伤痕。

“怎么这么不小心。”

男人一边责备着,一边打开药箱,开始小心翼翼地给苏小柠处理伤口。

“学长,您怎么来了?”

苏小柠疼得直皱眉,只能用聊天来缓解疼痛。

“有人打电话让我过来给你处理一下。”

易千帆皱眉,动作格外地轻柔,也格外地小心,“只不过,我以为是普通的病人,没想到是你。”

他叹息了一声,有些责备地开口,“怎么会烫成这样?”

“我……”

苏小柠抿了抿唇,没出声。

她也不知道怎么会变成这样。

“小柠檬!”

这时,唐一涵拎着两杯咖啡,风一样地到了苏小柠的身边。

唐一涵一过来,就看到了那个正在给苏小柠处理伤口的易千帆。

她的眉狠狠地皱了起来,“你怎么在这?”

易千帆头也不抬,“我来给小柠处理伤口。”

“难道偌大一个苏氏集团,找不到一个能给小柠檬处理伤口的人?”

唐一涵冷冷地挑了眉,唇边全是嘲讽,“易先生可真是有心呢。”

“放着中心医院的工作不做,大老远地跑过来给有夫之妇处理烫伤?”

唐一涵的话说的委婉,但是,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把剪刀,直直地插进了易千帆的心脏。

易千帆抿唇,默默地给苏小柠包扎,“我其实……”

“其实什么?”

唐一涵翻了个白眼,“这位学长,不要以为小柠老公是个瞎子,你就可以趁虚而入了。”

“我告诉你哦,小柠对她老公可是很死心塌地的。”

“而且……”

唐一涵冲着苏小柠眨了眨眼,“小柠老公的眼睛前几天已经间歇性地看得见了!”

唐一涵滔滔不绝,“这就证明他的眼睛治得好。”

“所以,我还是劝学长你还是不要再打小柠的主意了。”

易千帆给苏小柠包完最后一块纱布,“你说,他前几天忽然看得见了?”

唐一涵撇嘴,“那当然!小柠檬说的,还能有假?”

易千帆的眉头,狠狠地皱了起来。

之前在疗养院和墨沉域见面之后,他还真的听了墨沉域的话,去调取了他十三年来的就医记录。

他病历上是视网膜损伤,很严重的那一种。

根本不可能时好时坏。

如果墨沉域真的有看得见的时候,那只有一种可能——他根本没瞎。

Copyright © 2015-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