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电影网 外围一般多少一晚
温馨提示:请稍等10秒左右,如果不能播放请点击首页,然后搜索视频重试!

剧情简介

外围一般多少一晚,吴江红灯区在哪条路上楼下放着个陌生人,颜与亭在楼上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

在床上翻滚了足足两个小时后,他终于放弃挣扎,准备下楼和温知暖这个不速之客聊一会儿。

结果,等到颜与亭下楼的时候,某个女人已经盖住自己的风衣,躺在他家的沙发上睡着了。

她面前的电视机上,还播放着今天的财经新闻。

新闻上,一个和沙发上的女人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正意气风发地坐在会议室的主位上,意气风发地在和其他人讨论着什么。

电视机上的女人的声音热情地介绍,“自从温知暖总裁上任之后,这几年来,澹台集团的势力突飞猛进,而温知暖年纪轻轻就能将集团打理地井井有条,欧洲媒体甚至称呼她为经商天才……”

颜与亭被电视机上的画面震得说不出话来。

他转头,看着面前闭着眼睛睡得香甜的女人。

她……来头这么大么?

想到自己现在也做了颜氏集团的总裁,却每时每刻都要被墨沉域和顾森之帮助,扶持……

一股异样的情绪浮上心头,颜与亭皱了皱眉,到底还是将一旁的薄毯拿过来,给温知暖盖在身上。

看着她的脸,他苦笑了一声,“苏小柠和墨沉域身边的朋友,是不是随便揪出来一个都比我强啊?”

要不要这么打击他?

无奈地叹了口气,他刚想离开,躺在沙发上的女人却默默地翻了个身。

她身上披着的风衣和薄毯全都滑落到了地上。

女人穿着黑色上衫的身子微微发抖。

颜与亭心底涌上来的羡慕和感慨瞬间收了回去。

他再次给她盖上。

可人还没等到上楼,再回头一看,她又翻了个身,毯子和大衣又全都在地上了。

他无奈,再次回过神来给她盖上,并威胁,“你再不老实点,就这么冷着睡吧!”

女人躺在沙发上的身子微微地缩了缩。

下一秒,她纤细的长腿一踹——

颜与亭:“……”

姑奶奶,你是故意跟我作对呢是不是?

于是,颜与亭在客厅里和睡着了的温知暖展开了拉锯战。

最后,醒着的到底斗不过睡着的,只能一把将她抱起来,送到一楼客房的大床上。

从逼仄的沙发到宽敞的大床,温知暖整个人一瞬间放开了。

她在床上翻来翻去,但被子到底是没有继续掉。

颜与亭长舒了一口气,这才转身上楼。

——————

清晨的阳光投进Y市某个五星级酒店的套房里。

宿醉了一夜的唐一涵揉着发痛的太阳穴睁开眼睛。

眼前,是昏昏欲睡的陈州。

女人微微地皱眉,强撑着自己的身体坐起来,“怎么是你在?”

陈州连忙打起精神来,笑着看着唐一涵,“唐小姐,您醒了?”

唐一涵皱眉看他,“昨晚……是你在这里?”

“对啊!”

陈州一边点头,一边倒了杯水递给唐一涵,“昨天晚上您和太太都喝醉了,我一个人把您二位带到这里来的。”

“后来先生来了,把太太带到隔壁了,我就一直在这里照顾您了。”

“您现在感觉怎么样?头痛么?饿不饿?我去给您买早餐?”

女人撑着昏昏沉沉的脑袋,靠在床头休息了好一会儿,才端起水杯把水喝了,“不必了,我不饿,也不难受。”

说完,她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穿着的崭新的睡衣,“这个……”

陈州整个人微微一滞,“这是我让酒店的女服务生换的!”

他诚惶诚恐,忽然有点后悔了,自己就不应该贪财!

之所以陈州会出现在这里,是顾森之给了他一千块的小费,让他假装是自己昨晚在照顾唐一涵的。

可是陈州怎么能想到,昨晚顾森之居然还给唐一涵换了衣服呢!“唐小姐您放心!我昨晚没有占您一点儿的便宜!”

唐一涵打了个哈欠,“谅你也没有这个胆子。”

但心底多少有些失落。

昨晚在醉梦中,她记得,照顾她的那个男人,明明是……

女人摇了摇头,贱不贱呐,到了这个时候都还想着他?

她稳了稳心神,这才从床上下来,“我的衣服呢?”

陈州连忙将一旁准备好的一套崭新的衣服递给她,“唐小姐,这是先生让我给您准备的。”

“您先换衣服吧,我去门外等,您要去哪,我送您去。”

唐一涵点了点头,等到陈州离开之后,才拿起那些衣服,换了起来。

让她意外的是,这些衣服不但是她的尺码,甚至还是她喜欢的颜色,喜欢的款式。

她疑惑于为什么陈州会对她了解这么多,但仔细想想,大概是苏小柠每天在陈州面前念叨,他耳濡目染也有可能吧?

换完衣服之后,唐一涵让陈州送她回了她和颜与亭的家。

一来,她昨晚一夜没回家,总要回去给苏若寒解释一下。

再者,家里还有她昨天写的策划案的一些资料。

可是唐一涵没想到的是,她拿着钥匙刚打开家门,就看到了玄关处的一双红色的细高跟鞋。

高跟鞋的样式很新,牌子也很贵,且明显不是唐一涵的size,也有被人穿过的痕迹。

女人额头跳了跳,她才一夜不在家,颜与亭就带了女人回来?

这男人看起来老实巴交,原来这么多花花肠子呢?

唐一涵冷笑一声,但也没有打扰人家的想法,换了鞋直接上楼去找苏若寒了。

“妈咪。”

小家伙趴在唐一涵的怀里告状,“颜叔叔昨天晚上和一个漂亮阿姨在客厅里面搂搂抱抱,***呢!”

唐一涵:“……”

“你看到了?”

“嗯,我看到了!那个漂亮阿姨在拉着颜叔叔的衣服,好像是要给他脱衣服呢!”

唐一涵:“……”

她倒是不介意颜与亭和别的女人搞东搞西,毕竟她对颜与亭没有想法,他们两个又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夫妻。

但是……颜与亭你找女人就找女人,总不能当着她孩子的面儿乱来吧?

“乖,当做没看见。”

小家伙点头如捣蒜,“嗯,我就当做没看见颜叔叔和一个漂亮阿姨在客厅***。”

唐一涵:“……”

他这么说,八成是不能当做没看见了。

好不容易将苏若寒送到幼儿园了,唐一涵终于忍不住地一脚踹开了颜与亭的房门,“出来!”

颜与亭昨晚被温知暖折腾地一夜都没睡好,他顶着两个熊猫眼被吵醒,“怎么了?”

唐一涵瞥了一眼他干净的床铺,“那个女人呢?”

颜与亭:“哦,你找她啊,她在楼下客房。”

唐一涵:“……”

她深呼了一口气,压制住心里的怒火,“颜与亭,你我不是正常的夫妻,我也能理解你有需要的心情。”

“你在外面怎么样都无所谓,我儿子还在家里住呢,你把人带回家是不是有点不合适?”

颜与亭没睡好,脑袋混沌,也没有听懂唐一涵话里的意思,只以为她是在生气温知暖在家里住的事情。

“她说要在这里等你我,我也想让她走,但是她不走,非说要等你回来,我又不能赶她走……”

唐一涵眉头一挑,哦豁,是来找她挑衅的?

“她在楼下哪间客房?”

“最外面那间。”

“好!”

丢下这个字,女人直接大步下楼。

她正愁没有人来给她发泄一下呢!

Copyright © 2015-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