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电影网 怎么才能找到校园鸡
温馨提示:请稍等10秒左右,如果不能播放请点击首页,然后搜索视频重试!

剧情简介

怎么才能找到校园鸡,花都兼职qq女墨沉域怔了怔,他没想到苏小柠都这个时候了,还能够这么为澹台北城着想。

对比澹台北城对苏小柠的冷漠,墨沉域更觉得面前的女人珍贵。

他轻轻地抬起她的下颌,看着她那双纯净清澈的眸子,“你真的这么在乎澹台北城的想法?”

苏小柠不假思索地点了点头,“当然啊,他是我爸爸啊!”

虽然她和澹台北城之间的感情比起苏少坤夫妇的要差了许多,但是血缘关系是丢不掉的,她当然在乎澹台北城的想法了!

墨沉域看着她的脸,轻轻地吻了下去,“不必瞒着他了。”

“他已经知道了。”

苏小柠在听到男人这句话的时候,身子狠狠地一顿。

下一秒,她难以置信地抬眸看着面前的男人,“怎么会……”

墨沉域连她都瞒着,她和薄沐沐都是刚刚才知道这个消息的,爸爸怎么会这么快就知道了?

下意识地,她抬起眸子,带着些许警觉地看着墨沉域,“是你……告诉爸爸的?”

除了他,不会有别人了。

墨沉域倒也不瞒着她,男人淡定地点了点头,“是。”

“昨天晚上刚出事我就去找他了。”

苏小柠:“……”

她推开男人正在吻着自己的身子,抬眸抿唇看着墨沉域,眸中带着几许愤怒,“你应该不会不知道,这件事给他的打击有多大!”

“为什么连我都瞒着,要第一时间告诉他?”

在苏小柠的印象里面,墨沉域应该是个什么事情都考虑周全周到的男人。

所以她不理解,为什么墨沉域要做出这么伤害爸爸的事情。

女人的愤怒在意料之内。

墨沉域淡淡地笑了笑,抬手将她鬓边的碎发掖到耳后,“小柠,我知道你为你父亲担心。”

“但是,这是你站在女儿的角度的想法,但我不是。”

苏小柠仍旧生气地躲着他的手,不想在这种时候和他太过亲密,“那你站在什么角度?”

“你丈夫的角度。”

墨沉域认真而又深情地看着苏小柠,眸中带着宠溺的光芒,“从你和澹台北城相认到现在,他对你怎么样我都看在眼里。”

“身为澹台家唯一的女儿,也是澹台北城最爱的女人和他生下的唯一的孩子,他对你,根本没有对澹台清璇这个养女好。”

苏小柠抿唇,刚想解释,墨沉域伸出指节分明的手指,放在了她的嘴边上,阻止了她即将开口的话。

男人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小柠,我知道你不在意这些,我也知道你并不觉得委屈。”

“但是不管你觉得怎么样,身为丈夫,我不喜欢看到你不被亲人重视的样子。”

“在我心里,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女人,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替代。”

“所以我看不惯澹台北城对你的态度,我想让他第一时间看到,他疼爱错了人。”

男人目光郑重地看着苏小柠,“我知道,我这么说,这么做,你可能会生气。”

“但这是一个丈夫本应为自己的妻子做的事情,你想怎么惩罚我,我都接受。”

苏小柠抿唇,被墨沉域弄得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要怎么反驳呢?

他说的都是事实。

爸爸偏心是事实。

爸爸喜欢澹台清璇是事实。

爸爸在许多次澹台清璇设计她的时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是事实。

身为妻子,她不能阻止丈夫为自己好。

但是身为女儿,她真的不希望爸爸太伤心。

所以她只能抬眸恶狠狠地看着墨沉域,“你说的,怎么惩罚你,你都接受?”

墨沉域淡淡地点了头,笑着看她,“嗯,我说的。”

苏小柠看着他的眼睛,深呼了一口气,张开了嘴巴,朝着他放在她唇边的手指——狠狠地咬了下去!

她是用了些力气的,但是男人脸上却平静无波。

良久,等她咬得累了放开了,男人甚至还温柔地朝她伸出另一只手的食指,“这边也要来一口么?对称。”

苏小柠:“……”

“你都不疼的么?”

墨沉域笑了,“不疼。”

“老婆亲我的手指,求之不得。”

苏小柠:“……”

她看着男人手指上面棱角分明的牙印,心底有些惭愧,好像……力气用大了。

可是这也不怪她啊!

她本来是想咬到他疼得出声了就放过他的。

可是这男人就像是铁打的一样,一点儿声音都没有!

他不出声,她就自然而然地没有轻重,于是就咬了这么深……

女人有些愧疚地抬眸看着墨沉域,“你为什么都不喊疼啊?”

“男人喊疼很丢人的。”

“那你也可以出个声音啊,哪怕深吸一口气呢?”

女人有些心疼地抱住他的手,轻轻地吹着上面的压印,“很疼吧?”

“墨沉域,你怎么这么傻?都不躲的?”

男人微笑了起来,“其实我早就猜到了你会咬我,做好了心理建设,就不疼了。”

“再说。”

他将她拥入怀中,“我知道你舍不得太用力。”

他这么一说,苏小柠更惭愧了。

如果有人把她的手指咬成这样,她可是要哭的!

可这个男人别说哭了,连呼吸声都没有改变一下。

他到底是多能忍?

“一定很疼吧?”

“不疼的。”

“你骗人!肯定疼!”

“不行,我要带你去包扎。”

女人深呼了一口气,“一定要去包扎,顺便看看弄些药吃。”

看着女人手忙脚乱的样子,墨沉域淡淡地笑了笑,“要包扎,还要吃药?”

苏小柠点头,“嗯!”

“那要不要打个狂犬疫苗或者破伤风之类的?”

苏小柠开始的时候还没反应过来,还认真地跟他科普,“这个倒是不用。”

“狂犬疫苗是要被小猫小狗之类的动物咬过之后打的,人是基本没事的。”

“至于破伤风……”

女人的话还没说完,猛地身子一顿。

下一秒,她有些哭笑不得地抬眼看墨沉域,“你说我是狗?”

墨沉域点了点头,“嗯,宠物狗。”

“喜欢咬人。”

“也喜欢缠人,但就是会让人爱不释手不想放开。”

苏小柠:“……”

半晌,她红着脸别过头去不看他,“算了,不去医院了!”

“还有心思调侃我,看来是真的不疼!”

Copyright © 2015-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