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电影网 有找陪游的吗
温馨提示:请稍等10秒左右,如果不能播放请点击首页,然后搜索视频重试!

剧情简介

有找陪游的吗,济南火车站附近小足疗冗长的晨会之后,苏小柠抱着笔记本,无精打采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唐一涵抬手在她眼前晃了晃,“有心事?”

“没事。”

苏小柠摇了摇头,开始翻着笔记。

笔记本上那么多的字,她却一个字都看不进去。

最终,女人烦躁地将笔记本合上,冷漠地扔到一旁。

她这样的反应,唐一涵自然也不会相信她所说的“没事”了。

“墨沉域还没有找你?”

她趴在苏小柠的对面,探寻地问道。

“找了。”

苏小柠抿了抿唇,“他搬到了我家对面两天了。”

“这几天把小小苏哄得都快和他站在一个阵营了,早上我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让小丫头确认,他是个没关系的陌生人,不要离他太近。”

“干得漂亮!”

唐一涵竖起大拇指给她点赞,“就是要这样,让他知道,当初的错误不是几句好话就能弥补的了的!”

好友的话,让苏小柠的心里稍稍地好受了一些。

她抿唇,抬头看了唐一涵一涵,“对了。”

“三年前你来找我的时候说……墨沉域他相亲了对吧?”

“后来呢?”

唐一涵怔了怔。

苏小柠不提起来,她都快忘记这件事了。

当初墨沉域的确是有个相亲来着。

但是她记得这个相亲其实是墨浮笙和陆青安排的,因为觉得墨沉域太孤单了。

不过那个时候据说墨沉域并没打算和那个女人见面。

后来她和顾森之闹翻了,她也就再也没听过关于墨沉域的消息了。

之后她来到了青城找苏小柠的时候,在提起墨沉域的时候,特地添油加醋地说墨沉域和别人相亲了,是为了让苏小柠彻底地对他死心。

如今苏小柠还记得这件事,她倒是有些意外。

女人轻咳了一声,“后来……我好像是吹了吧?”

说完,她连忙转移话题,“你怎么忽然问这个?”

“没事,忽然想起来的。”

女人淡淡地叹了口气,低下头,将扔到一旁的笔记本捡回来,继续将会议的内容中整理了一番。

整理完笔记,她照例地拿着文件夹挨个病房走访病人。

走到墨浮笙的房间的时候,陆青正在给墨浮笙看孩子的视频。

墨浮笙和陆青的女儿是早产,现在还在保温箱里。

墨浮笙的心脏刚刚恢复,又不能下床,所以陆青只能充当她的眼睛,将孩子拍摄下来,拿过来给墨浮笙看。

“念笙,念笙!”

“你看,念笙笑了!”

陆青坐在床沿上,一手揽着墨浮笙的肩膀,一手拿着手机,给她看视频。

夫妻两个恩爱极了。

站在门口,苏小柠居然有些不想打扰这个美丽的画面。

她生大小苏的时候其实也不怎么容易。

可那个时候,她最爱的男人却在千里之外。

那个时候陪着她的,是林哲轩。

林哲轩也曾经这样用拍摄的方式将两个小家伙拍摄下来给她看。

只是……

朋友和恋人,毕竟是两种感受。

那个时候她感受到的是凄凉。

而此刻墨浮笙的样子,却是被幸福包围的。

苏小柠苦笑了一声。

五年前的她从未想到过,有一天,会亲眼看到墨浮笙在自己面前秀恩爱。

“苏医生。”

最后,是陆青率先发现了苏小柠。

他有些不好意思地将手机关掉,松开靠在床头的墨浮笙,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苏小柠,“您来很久了?”

“也没有很久。”

苏小柠淡淡地笑了笑,抱着文件夹缓步走进去,“今天感觉怎么样?”

“挺好的。”

墨浮笙脸上微微地有些红,“小柠,我这几天听到护士说,才知道,原来……我是你的第一个亲手做手术的病人啊。”

苏小柠当年在婚礼上被陆珊珊在右手上刺了一刀的事情,墨浮笙是知情的。

当时她以为只是简单的手上,却没想到那一刀居然刺穿了苏小柠手上的筋,让她在后面很长的时间里面,握手术刀的时候手都是抖的。

“嗯。”

面对墨浮笙激动的眸,苏小柠反倒是淡定地多,她一边淡漠地往病志上面写东西,一边没有情绪地开口,“你不嫌弃我医术不好就行。”

“怎可么会嫌弃呢!”

墨浮笙激动地坐起来,“小柠,我其实……有挺多话想要对你说的。”

“当年……”

“当年的事情都过去了。”

苏小柠翻了翻护士早上给墨浮笙测量血液和体温的记录,“恢复地不错。”

她一点都不想和墨浮笙回忆当年。

即使她知道现在的墨浮笙和当年已经改变了很多,但依然改变不了当年墨浮笙对她和妈妈造成的伤害。

如果不是墨浮笙的话……

她和墨沉域的婚礼,也不会变成她这辈子最不愿意提起来的回忆。

“没什么问题的话,三天后就可以出院了。”

言罢,女人微笑着看了一眼陆青,“我之前和你说的她的饮食方面的禁忌,都还记着么?”

“记得记得。”

陆青连忙点了点头,“我每天都按照您的要求给她准备饮食呢。”

“很好。”

苏小柠微笑着朝他点了点头,“那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说完,她转身就要离开。

身后的墨浮笙抿了抿唇,“小柠。”

“你还是……不想原谅我么?”

“拿什么原谅?”

苏小柠冷笑了一声,顿住了脚步,头也不回地冷然开口,“原谅你毁掉了我本应最幸福的回忆,还是原谅你对我妈妈做的一切?”

“墨浮笙,你现在也作母亲了,也有这种生死一线的病了,你应该能够理解,当年,我妈妈是多想要看到我成功地嫁人,看到我幸福。”

“她的一生很不幸,她生命最终最后的愿望,是想要看到我幸福。”

“结果呢?”

苏小柠闭上眼睛,唇边溢出了一丝的苦笑,“你在我和墨沉域婚礼上,对我妈妈刺的那一刀,虽然没有伤害到她的要害,但却让她清楚地看到,我不管嫁不嫁给墨沉域,都不会幸福。”

说完,她转头,目光冷厉地看着墨浮笙,“你问我是不是还是不能原谅,请问,你让我怎么原谅?”

“我妈妈已经过世快五年了。”

墨浮笙张了张嘴,半晌说不出话来。

苏小柠深呼了一口气,转身大步地离开。

“苏医生。”

她刚从病房出来,陆青便追了上来,“苏医生,我知道我没有立场这么问你。”

“但是我还是很好奇。”

“既然您……连原谅浮笙都不能原谅,为什么会愿意给她做手术?”

Copyright © 2015-2021